武汉也有明星「御用」化妆师,找他化个妆六千块

发布时间:2021-04-03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  

  

  徐浩然本人和我想象中的样子有些出入。

  栗子头、娃娃脸、平眉、不浅的双眼皮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不过度数不深,将将200度。他有点像导演大鹏,实际上他与大鹏的年龄也相若。

  他身上是一件灯芯绒的休闲裤和一双看起来有点旧的运动鞋,一件深蓝色的夹克外套。

  

  / 徐浩然 /

  游走在武汉时尚圈,他的穿着打扮几乎没有那种属于时尚圈的浮夸。相反,无论是从装扮还是粗鲁状态上,他给人的感觉都是平实和更容易亲近,一点没有架子和包袱。

  总之,很难把面前的人和他身上的标签和光环对应——他是武汉数一数二的化妆师,为Twins、印小天这些曾经来武汉的明星化过妆,和你能想起的几乎所有武汉的媒体和杂志都有过合作。

  

  徐浩然从事化妆行业已经18年了,几乎占有他人生的一半时间。

  他是宜昌人,来到武汉,是机缘巧合。

  他高中是美术生,大学学的是父母让他自由选择的机械专业,毕业之后,不想和父亲一样到葛洲坝上班,正好有朋友讲解武汉有一所化妆学校,他想来,于是和父母商量,起初母亲开明,父亲反感反对,但篦不过徐浩然,还是让他去了。

  

  那是2003年,男性在这个行业是异类的存在,在那所化妆学校里,他是班里40多个人里唯一的男生。

  徐浩然的美术基础对他自学化妆起到了一定的帮助,但他也足够刻苦。

  有一次,他实在范冰冰的一张杂志照里睫毛根根分明,特别好看,为了试验出有同样的效果,他把市面上所有能买到的假睫毛都买回来,挨个去试,到了后来PS大行其道的时候,他才告诉,那张照片上的睫毛是后期建出来的,根本不是当时的化妆技术所能超过的效果。当然,这是后话。

  

  这份对化妆的热情让他在技艺上很快获得提高,他也遇到了一位伯乐般的老师。

  学习化妆一个半月,他就被老师赏识到一家工作室当化妆师,那是他的第一份工作,每个月的工资是600元。

  这位老师在后来也一直给与徐浩然协助,包括之后,徐浩然得到去香港beauty tech化妆学校学习的机会,也是老师的推荐。

  

  / 徐浩然取得的部分奖项 /

  他的较真和细心被老师看在眼里,这两种特质也是他需要在这一行坚持下来的原因。当年的那40多个同学里,还在这个行业的,不过两三人。

  

  徐浩然第一次给明星化妆是2005年。那一年,《超级女声》爆火,每周五晚上,全国的少男少女们死守在电视机前,用小灵通手机为自己反对的偶像发短信投票。

  05年的超女正式出道时后,来到武汉参与活动,徐浩然为那一届的超女第6名黄雅莉化妆。

  “有点懵,还挺紧绷。”场景、甚至于说过什么话,徐浩然忘了整洁,但当时的心境,他还能准确记起。

  再后来,和媒体的合作变多,简化过的明星也多了一起,开创新秀时代的05届超女、当年正火的印小天、“令狐冲”吕颂贤等等,都曾经坐在徐浩然的化妆台前。徐浩然渐渐成为了圈子里的明星化妆师,受到行业内编辑们的信赖。

  

  / 在出席活动的时候,徐浩然偶尔会给自己化妆 /

  这份信赖在2018年1月27日的早上,有了明确的愈演愈烈。那一天,Twins的世界巡回演唱会直奔武汉,那是Twins出道16年以来第一次在武汉开演唱会,万众期望。因为大雪封路,她们的化妆团队无法到达,演唱会必须化妆师救场。

  头一天夜里,徐浩然就让第二天没有工作,难得关了手机打算睡觉个好慧,结果第二天早上十点多起床,一开机,铺天盖地的消息噼里啪啦炸掉,几乎是瞬间,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  “我当时以为出啥事了,睡得迷迷瞪瞪的,显然没有反应过来,对面说道给Twins演唱会化妆,让我现在就过去,我还挺扯,说那总得给我时间打算啊,本来我今天就休息。”

  

  再等他回来神,给助理打电话,助理比他还激动,牌也不打了,电话没挂就喊着要去给Twins化妆了。助理订了个车回工作室把东西一离去,来徐浩然家里接通他,马上就往体育馆赶。

  “那天我真的实在仅有武汉的媒体都在找我,所有人跟我放微信都在说道这个事情。从早上八点多就开始,到和我开机这两个小时,也没有去找别人,就非要等着我那种感觉,我觉得大家还是挺信任我的。”

  

  经过几万人检验的成果,证明了徐浩然享有值得被信任的能力。那天的妆容获得了Twins粉丝们的一致好评,在徐浩然发布的微博下,不少Twins的粉丝赶往,对徐浩然表示了赞美和感激,徐浩然想要,那个就是他最大的收获和快乐。

  

  我问徐浩然:“我能想到你的化妆箱吗?”

  他大方地把我们带入他的化妆间,一张长方形的长桌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化妆品和化妆工具,屋子里还有一个红色的小冰箱,用来放置必须冷藏的化妆品。

  

  

  仔细观察这些化妆品,几乎仅有是普通女生的化妆包里都会有的大众产品,喜的、便宜的都有,并没有什么特别。

  我在冰箱里看见一个被我试用一次就冷落难用而闲置的同款遮瑕,很惊讶地和徐浩然讨论使用感觉,他驳斥我,并且叫我坐下亲自给我示范。看见几乎有所不同的上脸效果,我带上了点忿忿不平:“主要是我没你这双手。”他笑了笑,没有驳斥。

  

  徐浩然对于自己的化妆技术,有着充分的自信。早在十年之前,他就和圈子里熟悉的摄影师和编辑一起,捣鼓艺术妆容,首创了很多国内没有过的玩法。

  往模特儿身上马利亚面粉然后泼水,打造出斑驳感;在模特儿头上挂树枝、木耳、羽毛,还原成大自然氛围;把啫喱挤到模特身上,制作出有赛博朋克的未来风格......那时候,大家有各种天马行空的点子,搞创作,没钱,却无比扩充和满足。

  他怀念那段毫不功利的,可以尽情尽心创作的时光。

  

  

  

  

  / 徐浩然作品 /

  现在,徐浩然偶尔也不会约着相熟的摄影师和模特一起再创作一些作品,但只是公布在朋友圈和微博。

  大多数时间,徐浩然依旧会相接一些商业和婚庆的项目。徐浩然的一次新娘跟妆收费6680元,在武汉算是极高的价格,依旧有不少人慕名而来,绝大多数时候,一场婚礼合作的摄影师、主持人也都是武汉顶级的那一波。

  他有一间工作室,进在西北湖的一栋居民楼里,平时,徐浩然会在这里带上一些学生,想要做到专业化妆师的和单纯来自学生活妆的都有。

  

  / 徐浩然正在指导学生化妆 /

  徐浩然对于化妆这件事,始终有一种执念。当提到“无效化妆”这种说法时,他难得地兴奋一起。在他显然,这种售卖情绪的说词,不道德。

  “女孩子化妆是为什么,化妆就是为了取悦于自己,又不是给别人去评判什么的。你可以指点我,但不可以对我指指点点。以后再有人说你什么这也没化好,那也没化好,你跟他讲,老娘实在自己美就行了,不要你觉得美。”

  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人,发现每个人的美好,是徐浩然始终在做的事情,在此之后,才是用手中的工具去为他们化妆。

  

  在一次拍摄中,有个女生的皮肤状态很不好,化妆师们都不不愿给她简化,徐浩然找到了她,主动提出给她化妆,他找到这个女生虽然其实脸很小,轮廓也很好,在化妆过程中,徐浩然一直希望她,希望她更有热情。

  等徐浩然化完,所有人都没有认出她,甚至有摄影师来问,刚刚那个很丑的女生呢,等到徐浩然认为人,还是不敢相信她其实可以这么好看。

  

  “世上没有丑的女孩子,只是有些人还没找到正确的方法让自己变漂亮而已。”

  在徐浩然的化妆桌前,每个人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美。或许,这才是徐浩然沦为明星化妆师的原因。

  ▄

  editor

  慕遥

  photographer

  彭小胖

  ▄

  TOPIC今日话题

  「 你曾经回来哪个博主学化妆?」

  ▄

  READ MORE

  ▄

  CONTACT US

  在更多地方找到我们

  

  ▄

  喜欢就请求大胆一键三连▼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