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名早教金宝贝、七田真爆雷,家长懵了:交了几万,一节课没上

发布时间:2022-08-29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| 观点:秋叶大叔 | 编辑:林琳

最近,著名早教金宝贝在全国多地爆出突然关店、迁往的消息。

这两年教培机构关门都经历了相近的过程,金宝贝也不例外——

陷入现金流困难后,一面欠薪老师工资,一面加大对家长的营销,结果坑还是填不完了,最后宣布休假,某天深夜,突然发文宣告停业。

等家长反应过来,已经人去楼空,投诉无门,退费无望。



这些地区的机构虽然发文称将协助家长并转其他机构,但这个建议能否落地也不好说道。

家长当初挑选出金宝贝,就是看重它优越的环境和它营销的教育理念,不是非常简单地找个地方托管孩子。

家长陷入两难的境地,很多人交了2万多快钱,还一节课也没上呢,不转课,钱又拿不回来。

转课至少也得是同等级别的早教机构才讫,这样难度就大了,因为同级别的机构,如今大都也陷入困境。

无独有偶,著名早教机构七田真也爆出多地门店重开的消息,上海、福建、广州等地的家长都炸伤了锅,门店也遭遇了维权纠纷。



很多人回答我,你说家长是不是太没眼力?这两年教培倒闭,媒体报道的维权事件层出不穷,怎么还有人心那么大,一下子买几万块钱的课时呢?

其实也不能全怪家长。

疫情之下,很多早教机构收了钱,但是时淡紫色不出的,很难销课。但运营成本每个月都要开支,结果就从赚钱生意变为了亏本生意。

这些都可以解读,问题是个别机构明明经营遇到困难,不选择真诚面对,而是瞒着家长,大搞广告宣传,继续让家长预存大额课时费。

比如让课程顾问天天找你闲谈续费,说他们即将涨价,差价相似1万元,最后你就心动了,付了两三万,买了100多个课时。

等察觉不对劲,联系退费,就告诉你,可以弃,但要排队,分列多长时间不知道。

像下面这种话术和套路大家一定不陌生吧,今后还是要小心为上。



当现金流压力折断一切时,什么教育情怀,什么为家庭赋能,都顾不上了。

这些金牌早教纷纷倒闭,是不是就意味著早教这条赛道没有未来了呢?

我想要谈谈三个判断:

第一,早教机构不是一夜入冬,而是被政策逐步挤出泡沫。

有人说道双减和疫情是压垮早教的最后一根稻草,这只是说出了外因。

可能大家没有留意,早教高速发展是在2014年到2019年之间。

那是因为,2013年发生了一件事,国家就教育法的修改草案向公众印发,关于“教育机构不得以营利为目的”的阐释被中止了。

这一中止,资本立刻闻风而动,教育行业的投资案例大幅快速增长,鸡娃的理念被大肆宣传。

鸡娃风气逐渐在学科培训流行,家长为了“不赢在起跑线上”,就把起跑线拉长到了早教行业。

“高端早教”,“国际教育”,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多数中产家庭注目。

金宝贝、七田真就是高端早教的典型,面向中产以上家庭,一个课包至少万元起,一个孩子一年早教花费过两万是平时的事。

中产家庭的家长这些年又改信圈层教育,再一看,这些国际早教装修矮小上,活动氛围仁爱,老板气质佳,老师服务好,他们当然倾向于信任这样的机构。



所以,那几年教育行业的大部分赛道都是赚的。

这种颓废的氛围,就免不了想要赚钱的人涌入这个行业,他们疯狂开店扩展,只想快速做到大赚风口的钱,这些做法自然堆积出有大量的行业泡沫。

如今双减政策一下,不允许教育资本化,就是政策回归到2013年之前,逼教育从业者重返本心。

早教,包括整个教育,本来都应当是一件很慢的事。

想要快速投放快速收割的人,是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慢慢做到的。

这样一来,那些投资教育行业的机构大大减少,偏好投机,想赚到快钱的人逐渐撤出这个领域。

而那些走得慢一些,但真正保留教育初心的人反而需要留下来。

第二,早教行业均值回归,亲子早教要南北平民化。

我的朋友古典老师有一个观点:任何一个行业,并没什么神话。你看着某个“神话”幻灭了,其实是一种均值重返。

金牌高端早教机构的倒下,不表示这个市场就没有未来,它只是这条赛道的正常调整而已。

我曾经和金宝贝一个负责人谈过,他说道他在金宝贝鼎盛时期投资了几百万加盟费,还不还包括一流商圈几百平米的铺面租金,环保翻新的费用,每个月老师的工资和水电费。

前几年行情好,他当然靠加盟赚到到钱。

但好的教育和高端的商圈,高级的装修,华丽的宣传有必然联系吗?这些成本其实也是由家长来分担。

他说道没办法,有的家长执着这样的体验。

结果遇上疫情和双减的压制,这么大的投放难以为继,他现在也撤离了。

但是,我也见过经历这几年的疫情,需要倒到今天的早教机构。

有家早教机构的负责人是幼儿园园长出身,她的机构进在普通的居民住宅里,装修质朴,宣传几乎没有,但一开十几年,直到今天。

他们解决问题的问题很明确——

新手父母不懂怎么带三岁以下的孩子,可以带孩子过来和老师玩游戏,免得你们在家鸡飞狗跳。

获取半纳服务,三岁以下的小孩子吃完午饭再回家,将来他上幼儿园就不更容易哭闹,适应环境得很好。

这难道不是解决了父母们的刚须要吗?

没有资本会投这样的小机构,收费不低,只能凭着口碑,附近的孩子源源不断。

小而美,做熟人做生意,靠内容和服务夺得客户。

疫情期间是要难过一些,但没有火烧屁股的情绪,疫情一恶化,马上就可以正常运转。

不能发财,但可以存活。

家长大多是从众的,以前有的机构宣传差异化教育,性刺激了家长的焦虑,的确可以赚快钱。

但现在,国家希望共同富裕,希望生育,你的项目如果收费太高,不会让年轻人情绪,不敢生孩子。

一句话:只要你的行业,给年轻人生孩子带来压力,都不会受到政策的希望。

第三,线下机构疫情后会全面重返,线上教育昙花一现。

早教依然有刚须要,它最大的价值应该在于帮助父母”合格上岗“,解决问题当下家庭教育的困难。

但疫情绵绵无绝期,线下活动在很长时间可能都会受到影响。

那么家长们的需求会如何解决呢?大家会自然而然地转至线上。这种形式是多种多样的。

比如推展亲子读者,很多阅读推展人录视频,上直播,在小红书等平台辅导父母给孩子选书,教他们如何给孩子读书。



新东方刚刚打开直播带货时,带货的产品主要就是儿童类图书和亲子教育类产品。

像“少年得到”这样的音频内容,疫情期间播放量根本不不受影响,2022年还成为教育部认证的非学科培训机构。

孩子如何时间管理,孩子每天吃什么,孩子为什么不听话,孩子自学不好怎么办,这些内容在视频平台上永远是热点。只要你有好内容,就不愁没粉丝。

可以这么说,疫情之下,早教行业家长和老师都是惊弓之鸟,线下机构预见要度过一段艰难时期。

等疫情过去,家长真正的刚需是有人帮我带上娃,和平我的精力,让我可以去赚。

线上教育其实没有解决刚须要,能解决问题的还是线下业务。

所以线下艰苦的早教企业们,还得坚决,才能看见曙光啊。

不过等曙光来到,还想缴高价赚钱,恐怕是很容易被政策监管的,那时拒绝接受被国有化运营改建再推出平价服务,也许会是真正的趋势。

教育这个行业,首先是民生属性,其次才是市场属性啊。

一个人最大的明智就是:能输掉输掉,但对时代服输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