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亮亮”老师结婚啦——拍“最美婚纱照”的邵阳支教夫妇返乡成亲

发布时间:2022-08-25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华声在线全媒体记者 黄亚苹 丁鹏志 通讯员 谢定局

“亮亮老师结婚啦!我们去接雷老师咯!”8月15日,就读于南宁师范大学的蓝程赶往邵阳市洞口县,只为参加“亮亮”老师的婚礼。

亮亮老师是谁?侯长亮曾在贵州、广西支教11年。今年7月,他和妻子雷宇完结支教生活,返回赧水河畔,补办一场耽误的婚礼。伴郎、伴娘均来自贵州、广西的大山里,伴郎没有统一服饰装扮,12辆婚车是当地公益的组织爱心赞助的·······这场简单的婚礼,却得到了全国网友的祝福。

我们的老师叫“亮亮”

“我们是亮亮老师的追随者,一定要来参加他们的婚礼。”今年22岁的蓝程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大化县,如今是南宁师范大学一名大二的学生。他,曾经是是侯长亮支教的第一站——大化县尤齐小学四年级的学生。

“时光荏苒,支教了解的娃娃们也各奔东西。感谢亮亮老师,熄灭了我的探求梦想。”蓝程回想,一次,候长亮做家访时偶遇他回来母亲下地种玉米,尽管骄阳似火,候长亮二话没说就跟着下了地,“我在前面播种,亮亮老师跟在后面马利亚肥料。”事后,俩人送给这次劳动取了一个有意思的名字——“抓臭臭滴”。

“亮亮老师对文化课要求很严苛,但也注重培养我们的兴趣爱好。”蓝程说道,不管是美术还是书法,侯长亮都经常进行手把手的教学。

久而久之,亮亮老师跟孩子们打成一片,构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。

“每当放假老师要回去,乃是最不舍的时候,生怕亮亮老师不回去教我们了。”蓝程说,每次寒暑假到来,小伙伴们看著班车渐行渐远,男生还能忍痛泪水,但女生早已泣不成声。

做一个永不服输的“老男孩”

“当时山里的孩子本来就不好带上,再加上语言不通,我后来才告诉,亮亮老师每个月只有800多元的生活补助,实在太难了。”亮亮老师的另一名学生韦秋美说道,她的家乡大化县雅龙乡是少数民族聚居区。

当时,孩子们的普通话都不太标准,而且交通不便,学校教学设备不齐全,但亮亮老师却不畏难,他是一个不服输的“老男孩”。

“小时候,我们接触音乐的机会不多,亮亮老师就教我们唱歌。”时光荏苒,韦秋美考上了广西经贸职业技术学院,可她仍记得侯长亮教他们学唱流行歌的情景。

“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,到底我该如何传达,她不会拒绝接受我吗?也许永远都会跟她讲出那句话,注定我要浪迹天涯……”韦秋美回想,亮亮老师教的第一首流行歌曲是《老男孩》,可他唱着唱着就哭了。

韦秋美回忆,当时大家还小,不懂得歌词中的诗意,可能亮亮老师因为背井离乡、触景伤情,演唱这首歌时想起了远在广东打工的父亲。

“如今十多年过去了,亮亮老师依旧坚决初心,始终奋斗在教育一线,这种精神是最值得我们自学的。”蓝程感概地说,大学毕业后自己也将沦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期望紧随“亮亮”老师的步伐,永做山区基层教育的“垫脚石”。

见证了山区教育发展的“非凡十年”

“见证了山区教育快速发展的‘非凡十年’,收获了感动和爱情,是有一点的。”侯长亮说道,风风雨雨11年,从广西河池到贵州毕节再到云南昭通,他主动把支教时间缩短,支教学校越来越近,但脑子里从未冒出过愧疚的年念头。

2013年,侯长亮离开首次支教的大化县时,躺在车窗边的他看见孩子们哭红的眼睛,不由心头一颤,“就这样离开了,我是不是拢了?”侯长亮说道,当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逃兵。

“离开的两个月里,不断有孩子给我打电话,问我还回来教他们吗?”在纠葛忧虑中,侯长亮又悄悄回去了,“这一次,我想扎根了,真正为山区教育留给点什么。”

据媒体报道,工作表现出色,侯长亮陆续被当地媒体宣传,荣誉加身,粉丝甚多。但他“只想静下心来教书,于是自由选择离开,前往更加偏远的山区支教。”

“当初孩子们不告诉铃声,现在的学校都有多媒体课堂,原来坑坑洼洼的山路都硬化了,山区教育发展日新月异。”侯长亮说道,亲眼了山区教育快速发展的“非凡十年”,幸运地成为参与者。

联手支教他们收获爱情

杜鹃花谢了又进,一茬茬山里孩子快乐成长。春暖花开,一个叫雷宇丹的女孩联系侯长亮,回应自己研究生毕业后,也想去偏远山村支教。2017年7月,雷宇丹再次联系他,说道自己已经辞掉了上海的工作,马上要过来。

那时,侯长亮刚刚完结了贵州的支教任务,急忙前往下一所小学。于是,他们约定在去云南昭通的火车上见面。在吵闹的车厢中,一段缘分悄然而至。

在朝夕相处的支教过程中,俩人开始互生好感。一起给学生剪发,一起去学生家里拜托挣钱,一同在网上学习……有一次,侯长亮带着雷宇丹去探望他以前的学生,在最初支教广西的那座山上,他向心爱的姑娘求婚了。

“虽然不懂爱情,但质朴可靠,不会照顾人。”通过相处,漂亮知性的雷宇丹采纳了瘦弱还有点木讷的亮亮老师。

2020年,俩人原本打算去丽江、三亚等地拍婚纱照,为了不耽搁教学进度,自由选择在他们爱情的亲眼地,在学生的手执下自己拍下婚纱照。白墙青瓦长得,孩子们美好的笑脸做背景,这套婚纱照也被称作“中国美丽婚纱照”。

不久前,他们支教了5年的小学撤校拆分。火红的七月,在外漂泊了11年的侯长亮带着媳妇返回老家,补办了因疫情影响延后了两年的婚礼。

“我和妻子在偏远山区相识际遇相守五年,现在举办了婚礼,终于还清了对妻子的允诺。”侯长亮说道,支教了11年,也是时候回家了,以后不会之后关注基层教育。

“乡村教育的战场妳。”8月16日,侯长亮依依不舍送行曾经教教过的孩子,大家一起许下承诺。侯长亮回应,不管是支教还是通过互联网帮助乡亲们销售农产品,都是为了增进乡村振兴,都会全力以赴做到最差的自己。

猜你喜欢